• 同飞制冷家族企业色彩浓重,合规经营意识薄弱,产业链地位低
  • 2020-10-13 16:41       冷库之家官网 http://www.lengkuzhijia.com

创业板IPO企业——三河同飞制冷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同飞制冷”)具有典型的家族企业特征,实控人张国山家族直接和间接持有同飞制冷97.15%的股份,且家族成员把控着企业的多个关键岗位。

7月6日,同飞制冷的创业板IPO申报获深交所受理,9月21日其因更新财务资料,申请中止IPO申报。

招股书显示,同飞制冷的合规经营意识薄弱,2017年的社保缴纳人数明显少于员工总数,或存在少缴社保的违规行为。此外,实控人早期的增资也存在瑕疵,其用以出资的土地和房屋的评估价存在虚高的嫌疑,或损害其他股东权益。

而同飞制冷近年来毛利率持续下滑的情况也值得关注,据分析,毛利率下降主要与原材料涨价以及竞争加剧产品价格下行有关,反映了同飞制冷产业链地位较低,议价能力弱。

一、典型家族企业,家庭成员把控关键岗位

2001年,时年42岁的张国山创办三河市同飞制冷设备有限公司(同飞制冷前身,以下简称“同飞有限”)。同飞制冷目前实际控制人为张国山、张浩雷、李丽、王淑芬4位自然人,皆为张国山家族成员,张国山家族直接和间接持有公司97.15%的股份,且多位成员密切参与了同飞制冷的经营。

2014年,张国山儿子张浩雷加入同飞制冷,招股书显示,张浩雷原就职于廊坊市交通运输局运输管理处,加入后历任销售总监、总经理、董事,直接控制股份39.81%,通过三河众和盈企业管理中心控制公司股份0.231%。

2015年,张国山妻子王淑芬加入同飞制冷。王淑芬原就职于三河市医院,加入后任人力资源部总监、董事,直接控制股份4.42%。

2017年,张国山儿媳李丽加入该公司。李丽原就职于三河市公安局治安大队,加入后任北京分公司负责人、董事,直接控制股份8.46%。

另外,现任生产采购部部长助理许崇新是张浩雷表姐夫,通过三河众和盈企业管理中心控制公司股份0.308%。

同飞制冷呈现典型的家族企业特征,不仅实控人家族绝对控股,且关键职位皆由家族成员把控。家族企业有利有弊,有利的地方在于上下意见统一,弊处在于经营决策缺乏制衡,往往存在着随意性,对公司的未来发展造成一定风险。

二、合规经营意识淡薄

招股书显示,同飞制冷2017年的社保缴纳比例较低,2017年的在职员工总数(申报社保时点)为522人,而养老险、医疗险、工伤险、失业险的缴纳人数分别为400人、405人、523人、401人,与在职员工总数存在不小差异,而生育险更是完全没有缴纳。

或许是考虑到合规性影响上市审核,2018—2019年,同飞制冷的社保缴纳情况才逐渐改善,2019年社保缴纳人数方与在职员工总数相当。

此外,同飞制冷早期还存在实控人以高估的土地使用权、房屋进行增资的瑕疵。招股书显示,2010年4月17日,同飞有限召开股东会并通过决议,同意将注册资本增加1000万元,其中,张国山增资800万元(货币出资137.94544万元,以房屋建筑物出资129.35536万元,以土地使用权出资532.69920万元)。

而令人诧异的是,对张国山出资的房屋、土地使用权进行评估的三河诚成资产评估事务所,与最后审验的三河诚成会计师事务所属于关联企业,明显不符合有关规定。

而随后的数据显示,张国山当初取得前述土地、房屋所支付的成交金额仅为132.3万元,很可能达不到土地评估价(532.6992万元)和房屋评估价(129.35536万元),评估造假的嫌疑不小。

2016年11月13日,同飞有限召开股东会并决议,确认张国山于2010年4月以土地、厂房(评估价值合计662.05456万元)对公司增资存在瑕疵,张国山尚需缴纳公司出资662.05456万元。

而2010年与2016年已相隔6年,随着同飞制冷的发展,2016年补缴的662.05456万元出资额早已与所获得的股权价值不对等,如此行为或损害到其他股东的利益。

三、议价能力弱,毛利率持续下行

2017—2019年,同飞制冷的毛利率持续下行,分别为40.17%、38.66%、36.84%。对此,同飞制冷解释称,报告期内,由于2018年下半年至2019年末国际贸易摩擦加剧、国内汽车需求增速整体放缓甚至下滑等因素对公司下游市场尤其是数控装备市场需求造成影响,以及公司拓展市场面临的竞争加剧,公司不同类别产品价格出现不同程度的下降,2018年及2019年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有所下降。

招股书显示,同飞制冷直接材料成本占主营业务成本的比例分别为82.28%、82.84%和85.23%,比例较大,故原材料价格的波动对其产品成本的影响较大。2018年,受部分壳体自制转外购、压缩机、钢材、铜材等材料采购价格上升因素影响,同飞制冷部分原材料采购成本有所上升,相应上述各具体型号产品的单位成本有所上升。虽然同飞制冷也相应调高了售价,但仍比不上成本提升的幅度,未能顺利将上游的涨价压力传递给下游。

目前,我国工业制冷行业企业众多,竞争十分激烈,部分中小型竞争对手甚至会采用非合理的价格竞争手段,同飞制冷的竞争压力不小。2019年同飞制冷毛利率下降,主要由于市场竞争加剧,其不同规格的液体恒温设备价格出现不同程度的下降。2019年液体恒温设备平均单价下降了-7.19%,而液体恒温设备作为同飞制冷的第一大产品,2019年的销售收入占比达64.17%。

可以看到,一方面同飞制冷的单位成本受原材料价格影响较大,且原材料价格容易波动,而同飞制冷却无法顺利将上游涨价压力传递给下游。另一方面由于行业竞争激烈,其产品价格存在持续下降的可能性,而同飞制冷对此无能为力。这些现象反映了同飞制冷在产业链中的地位较低,议价能力弱。

 

冷库之家网致力于提供制冷_空调_热泵_暖通行业最新的行业动态是您获取行业信息,学习专业知识,了解产品详情及寻找优质企业的一站式服务平台。冷库之家官网 http://www.lengkuzhijia.com
  • 推荐企业
本站部分信息来自互联网,倘若您发现本站有侵权或不当信息,请与本站联系,经本站核实后将尽快修正!